香蕉视频app最新破解版下载


顾若熙每天都去找关关玩一会。

席初云现在已经不阻止她和关关见面。

能见的,不能见的,她都见过了,记忆还是没有恢复,也不再差一个还不懂事的小孩子了。

关关现在说话已比之前更清晰全面。

顾若熙很喜欢这个小嘴总是因为肥胖,而微微嘟着的小孩子。

总是捧着关关的脸蛋,一阵揉捏。

她也说不清楚,自己怎么对小孩子有这么浓烈的疼惜之情,好像一看到小孩子,便母爱泛滥。

这让顾若熙不禁想到了那个,和陆羿辰长得好像一个模子雕刻出来的小王子。

她只在医院,刚刚苏醒过来的时候,见过小王子。

其后,不管见到谁,都没有再见到过那个孩子。

有的时候,顾若熙忍不住想,她失去的记忆,会不会在见到那个孩子的时候,有所复苏?

似乎席初云也有这个担心,从来不提起小王子,也没有说过,将她的孩子接到她的身边来。

寂寞性感的女孩

顾若熙也刻意不去提及。

她也不知道为何,在见到陆羿辰本人之前,还想去探究的记忆,在见到陆羿辰之后,便开始本能的抗拒。

甚至有些恐惧,害怕自己想起来所有的一切。

为何会有这样的心理?

她归咎为,对陆羿辰的毫无好感。

关关也喜欢顾若熙,每次都要窝在她的怀里撒娇好一阵。

“我可不可以给阿姨叫妈咪呀。”

顾若熙心头一颤。

“可以吗?做我妈咪。”

妈咪……

顾若熙的心,又是一阵紧缩。

“妈咪?妈咪?妈咪……”关关在顾若熙的怀里,摇晃着小脑袋,一声一声喊着“妈咪”。

顾若熙的心,一下子就酥软了,更紧抱住怀里的肉团子。

“关关,怎么想起来叫阿姨妈咪?妈咪可不是随便叫的哦。”

只有亲生母亲,才能被称之为“妈咪”。

“华姨还有佣人们都说,阿姨已经嫁给爹地,就是我的妈咪了,以后都是我妈咪。”

关关笑弯琥珀色的眸子,声音清清脆脆很好听。

顾若熙疼惜地揉了揉关关的头,“好啊,阿姨做的妈咪,最疼爱关关的妈咪。”

关关开心笑起来,张着小手,紧紧搂住顾若熙。

小孩子倒挂在怀里,紧紧贴着的感觉,十分的窝心。

顾若熙笑了,抱着关关胖胖的身体,嘴唇印在关关肌肤细嫩的脸颊上。

“关关真乖,妈咪爱。”

“关关也爱妈咪。”

关关开心地“咯咯”笑起来,“我终于有妈咪了!耶耶耶!我有妈咪喽!”

关关挣脱顾若熙的怀抱,跳到地上,不住拍手欢呼。

随后,他拿起一把手枪玩具,对着顾若熙“啪啪”两声。

“啊!”顾若熙倒在床上,佯装已被打死。

关关跳上床,小手不住拍打顾若熙的脸颊。

“醒醒,醒醒,我们还要一起打怪兽!救白雪公主的。”

顾若熙猛地睁开眼睛,对着关关一笑。

关关吓了一跳,随后开心地脆声大笑起来。

俩人一起滚在床上,那个穿着漂亮裙子的白雪公主,就放在床头的篮子里。

关关伸着小手,将白雪公主娃娃抓了过来。

“白雪公主,我告诉哦,我有妈咪喽,我的妈咪很好很好,比的妈咪好太多了。”

席初云站在门外,看着顾若熙和关关玩得那么融洽,他也跟着开心地笑起来。

他很喜欢这个女人,能那么轻易就博得关关的喜欢。

虽然关关秉性纯良,对谁都很友好,但不是谁都喜欢,尤其能分辨得出,到底谁对他是真心实意的喜欢。

之前的叶薇薇,还有宋晴洛,关关看到她们就疏远,还会大哭大闹。

席老拄着拐杖走过来,今天的气色看上去还不错。

自从各位长老离开席家,席家也总算有了一片可以自由呼吸的空气,那一群都是很难伺候的主儿。

席老看着在房间中,和关关闹成一片的顾若熙。

阳光从窗口洒落进来,一室春意暖暖。

洋溢在顾若熙和关关脸上的笑容,比那阳光更加灿烂温暖。

席老也跟着舒心笑起来,倍觉欣慰。

“初云,这么做是对的。”

席初云回头看向身侧的席老,“父亲。”

“阻挠她与外界联系,会让她变成一个叛逆的小孩,总想着往外跑。”

“真心疼爱一个人,就是要她的心情放松下来,才能渐渐融入到她的心底深处。”

接着,席老又道。

“父亲老了,不能一直陪着们,帮们引导方向,一切都还要靠们自己。”

席初云看着席老,目光里多了一些柔软。

“父亲……”

每每想到,父亲的生命不将长久,或许会很短暂,席初云的心里还是会很难受。

“我懂得,指间沙,越抓紧溜走越快的道理。”

“明白就好,明白就好。”

“小童的性格,看似温吞柔善,实则很倔强,让她觉得抗拒的事,很难再接受。我还是希望,和小童能一直走下去。”

“父亲一直都希望们能在一起!而陆羿辰……”

席老心痛地闭上眼睛,“我曾经给过他机会,他却没能善于抓住。我还以为,他即便知道了当年诸多的事,也会因为小童的关系,忘却前仇旧恨。”

“没想到,他的心思,远远比想象的更深沉,城府也更难测。只怕他当初接近小童,帮着舒容换肾的时候,就是有所目的性的接近。”

席初云想了下,也跟着道,“一个商人,最懂得付出与回报的比例,从来不会做亏本的生意。只有确定能得到可观回报的时候,才会加大血本投入。”

“所以,陆羿辰这一次伪装死亡的事,让父亲恍然明白,他真的不适合小童。”

席老的眼底萦绕起一层寒冷的杀意。

“既然已经死了,为何还要回来。只怕,为了复仇。”

席初云的眉心渐渐收紧。

这一层,他不是没有想到,只是一直都不曾道破。

“父亲的意思是?”他还是想听听席老的建议。

这么多年,很多事,他都让席老拿捏最终主意,就是做了什么错误的选择,那也是因为席老的命令,从来他都是选择站在听话的角度,甚至是一种冷眼旁观的状态。

席老抬眸,看向席初云那一双总是浅浅淡淡的眸子。

席初云有一瞬间觉得,自己的心思,终究还是瞒不过席老,毕竟他从小看着他一点一点长大。

“我会派人去安排!这件事……”

席老看向房间里和关关玩得很开心的顾若熙。

“不要插手。”

席老不想席初云和顾若熙有朝一日,因为陆羿辰的事,闹得不欢而散。

即便顾若熙现在对席初云的态度,远远胜过对陆羿辰的。

这并不代表,将来顾若熙有一天想起来一切的时候,还能继续维持现状。

陆羿辰才是顾若熙最深且最真,爱着的男人。

席初云不说话,也看向和关关玩耍的顾若熙。

席老脸上的森寒杀气渐渐散去,换上一副,有儿孙绕膝尽享天伦之乐老者该有的幸福表情。

“关关这个孩子,真的很讨人喜欢。尤其那双眼睛,像极了。”

席初云的目光也柔软下来,尽显父爱的慈祥。

“父亲刚刚将关关抱来的时候,他才那么点大,没想到几年的功夫,已经长这么大了。”

席老的眼睛,笑得眯了起来,“这孩子,刚刚出生的时候,很虚弱,几度以为他会活不下来。”

“幸好,他生命力很顽强。不过……”

席初云的声音轻轻一滞,低声问席老,“父亲,当年都处理干净,保证今后不会有任何麻烦找上门?”

“父亲做事还不放心,怀孕的那个女人,根本不知道孩子的去向,钱也给的够足,绝对不会找上任何麻烦。”

席初云便不再多问。

当年找人做试管婴儿的事,都是席老全权处理,席初云觉得这是一件很羞辱的事,从头到尾只是提供了自己的精子,并未插手。

不过,听说找了几个女人,代为怀孕,却只有一例成活。

只是没想到,席老抱回来的,却是一个……

“这件事,终究纸包不住火,关关日渐长大,各项特征也会显现出来,尤其……关关自己只怕也会不适应。”

“父亲的意思是……”

席初云已经猜到席老想说什么,但还是多此一问。

“和小童,要抓紧生个孩子,将来是个男孩的话,对外就宣称关关得病亡故,送去国外生活。等关关的存在淡出大家的视线,再将关关接回来,便可掩人耳目了。”

席初云垂下眼睑,默不作声。

这是最好的办法,不然关关是女孩子的身份一旦暴露出去,将是席家最大丑闻,也会让席初云的地位岌岌可危。

即便席初云拥有席家人尊贵的血脉,只怕一直心怀不轨的人,利用起来,联合各位长老,再将各个长老手中的堂口势力纠结在一起的话……

席家将再次面临一场浩劫。

席初云的地位,也很可能被推翻。

因为,席子皓还活着,那也是席家的血脉。

“过几天就是清明节,我会带小童去祭奠她的母亲。之后,带小童出去转转,就去海边吧,那里的环境优美,很适合们年轻人。”

席老竟然将步骤都策划好了。

| Tagg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