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c影院域外停靠网站


“不,不…不会这样的。”

夏洛难以置信,“那天我把带回来,明明给治好了伤,怎么会看不见,没道理啊。”

听他这么说,荆小倩哭得更凶了。

伊箫一个劲叹气:

“是啊,眼科专家也这么说,视网膜完好无损,我们第一次来,医生还以为我们是恶作剧呢!”

“夏洛……夏洛,怎么办啊,我以后就是个瞎子了,什么都看不见了……呜呜呜……我不想变成瞎子啊。”

荆小倩哭得伤得心的要死,连扫地的老阿姨,都是摇头叹息,心疼不已。

“唉,多好的闺女啊,怎么好端端就瞎了呢?”

“真可怜。”

“太惨了。”

“以后肯定嫁不出去。”

“是啊,谁会娶一个瞎子当老婆。”

咖啡馆里的清纯养眼美女气质绝佳

一句句话,就像一把把尖刀,噗嗤噗嗤噗嗤地插在荆小倩胸口,血花四溅。

“最近事情真是太多了。”

伊箫神情很低落,“不光小倩出事,林董事长又出车祸,唉,这到底是怎么了啊……”

“没事,伊姐,一切都会好起来的,我保证。”

夏洛将二女搂入怀中。

一周时间。

夏洛医院和医馆两头跑,林远山和李沐子,于他而言都是很重要的人,他决不允许他们出事。

而伤害他朋友的人,夏洛也绝对不会放过!

夜。

陈安妮因为坪山别墅事件,吓得在家里缩了好几天,见没什么风吹草动,她就又出来嗨了。

叫上几个狐朋狗友,到熟悉的酒吧喝酒。

喝得正高兴的时候,一只手突然搭在了她肩膀上。

“谁啊!揩老娘的油,不想活了是吧?”

陈安妮穿着性感一字领上衣,露出莹润雪白的香肩。

她把酒杯一砸,很不爽地回过头。

这是一个穿着黑色铆钉机车服的中年男人,嘴里叼着雪茄,鼻梁上有一道横疤,神色冰冷如刀。

“陈安妮?”

冷漠的声音,淡淡传开,陈安妮娇躯忍不住瑟瑟发抖。

“安妮,认识?”

一个银发青年,拎着瓶黑桃A,轻蔑地打量了机车服男人一眼:

“大叔,的穿衣风格还停留在上世纪九十年代?机车服都落伍啦,现在我们年轻人都穿Supre,踩AJ,这样才能泡到妞!”

“啊哈哈哈!”

“这货是逗逼吧!”

“非主流大叔!”

银发青年的话,顿时引得一片讥讽。

“闭嘴啊,季伟!”

陈安妮扭头狠狠瞪了银发青年一眼,下一刻,一把纯金属打造的吧台椅,重重夯在银发青年脑袋上。

“啊啊啊!”

随着尖叫声传开,银发青年一动不动地趴在一滩血泊里,不知是死是活。

陈安妮则被机车服男子一路拽住酒吧,拖上一辆面包车,浸着迷药的厚布蒙上来,女孩很快失去了意识。

陈安妮是被一盆冰水泼醒的,在一块很宽敞的仓库里。

“啊!啊!……们是谁,这是哪里,快放我走!”

陈安妮拼命挣扎着,发现自己被绑在一张铁椅子上,椅子四脚,被死死焊在地上。

她面前站着一个两百多斤的大胖子,满脸横肉,布满杀气,直勾勾地盯着她。

“大哥,大哥,们想要什么,钱?我家有的是,多少都可以给们!请们一定不要伤害我……”

陈安妮哭得泣不成声。

“钱?我猪油缺钱么?”

大胖子冷冷道。

“猪油?,是……是福隆社的猪油哥?!朱少的父亲?”

陈安妮脸色惨白:

“猪油哥!听我说,把朱少头打破的人,不是我,是一个叫荆小倩的!真的和我没关系,呜呜呜……我就是去坪山玩的。”

“什么头打破了?”

那个机车服男人,是猪油现在的心腹干将,因为喜欢在晚上开机车炸街,所以道上混的干脆都叫他‘炸街哥’。

炸街站在猪油身边,脑门青筋暴凸:

“我告诉,朱少被阉了!动手的人,就是说的那个荆小倩的哥哥!”

“什么!??阉阉阉……了……”

陈安妮一听这个,吓得“咯——”的就抽了过去,小心脏根本受不了。

猪油脸色很不好。

炸街见状,一个箭步冲上去,几脚就把陈安妮踢醒了。

这小公主平时养尊处优,矜弱柔贵,哪里经得起这样的爆踹?当即就道:

“别打了,别打了!我认识荆小倩,他哥叫夏洛!我……我可以帮们找到他们兄妹!”

果然,这句话奏效了。

猪油一挥手,炸街朝她脸上吐了口唾沫,悻悻停手。

“炸街,把社团里的兄弟都叫上,有多少叫多少!妈了个碧的,这次老子豁出去,也要把这个姓夏的弄死。”

猪油听到夏洛这个名字,火得头发都快烧着了。

每一次挑衅,他都选择隐忍。

但这次,他朱由简唯一的儿子,朱家独苗,被夏洛给断了!

“帮里还有多少枪?”

猪油冷静下来,问道。

“大概有十几把手枪,几把微冲、步枪和霰弹枪,子弹比较多。”炸街想了想道。

“不够!那小子是个硬茬子。”

猪油摇了摇头:

“这样吧,我去问K妈和黑哥借点,这次哪怕顶着褚爷雷霆大怒,我也要杀了那个狗日的!”

“我的妈呀。”

陈安妮听到这些,嘴角一阵抽搐。

十几把手枪,几把微冲、步枪和霰弹枪,还不够?们这是要组队去杀史诗级BOSS吗?

深夜十二点。

一场针对夏洛的必杀行动,在寂静的夜色下展开,整个福隆社,宛如一台巨型机械,忙碌地运转起来……

清风医馆。

“嗯,沐子,现在恢复得很不错,最多还有三天,就可以拆药膏了。”

“真的吗?!”

白素正给李沐子喂粥,后者惊喜出声,泪流满面:

“呜呜呜……终于能拆掉这些黑乎乎的东西了,我都快一个月没洗澡了,都要发霉了……难受死了!”

“现在身上不痒了吧?”白素一边喂粥,一边笑道。

“不痒了,前天就不怎么痒了。”

李沐子喝了口粥,很担忧地盯着夏洛,“夏洛,我……我真的能恢复原状么?”

“相信我。”

夏洛淡淡一笑,“如果不能恢复原状,我把我自己赔给。”

李沐子俏脸一红,把自己赔给她,那意思就是,他会娶她?

“也不害臊!”

白素瞪了他一眼,旋即心底…还是忧虑重重。

这毕竟是二级重度烧伤啊,医院的皮肤科专家,可是打着包票和她说,绝对没希望……

夏洛,真的能踩在所有医学专家的脸上,创造奇迹么?

正在这时,一个电话响了起来,是夏洛的。

| Tagg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