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麻豆文国际法化传媒有限公司


【 WWW.】,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欧阳轩没想到,自己只是个蹭路的,没想到最终成了魔教圣女的小弟,牵马递水做做饭的那种。

“圣女,真不等那手下了?”

两人已经来到了街道,人声鼎沸,欧阳轩牵着两匹马,小心翼翼问着。

绫清玄走的时候,他当时没想太多就跟上了,现在想想,好像有点冲动。

跟着一个魔头,他是嫌命长了。

“想等她杀?”

少女的问题很尖锐,欧阳轩决定换个话题,“圣女,这样会不会太引人注目了?”

她一袭红衣在这朴素的街道上格外亮眼,墨发飞扬,头插一支简单样式的晶花簪子,额间的朱砂痣绚烂夺目。

路过的行人不少直直盯着她,连撞到人了都还没回神。

少女的容颜是那种讨人喜爱的跋扈,而且冷清的气息,如雪莲般纯净受万人追捧。

绫清玄觉得也是,但她懒得去换衣服了,索性来到摊贩前,买了轻纱帽子,将上半身隐在半透明的白纱中。

清甜文静美女咖啡馆文艺写真

在欧阳轩伸手掏钱之前,绫清玄给了银子。

趁还在古代位面,赶紧用掉。

“圣女,我们现在去哪?”欧阳轩跟上她的脚步问道。

绫清玄冷声,“别跟着我。”

脚尖轻点,红衣如燃烧跃动的火焰,上升消失不见。

欧阳轩突然觉得自己人生茫然了。

弱小可怜又无助的他,开始向路人询问武林盟大比的具体地点。

……

【随机任务:收回魔教分坛诏令。】

绫清玄刚找了间落脚的客栈,系统的声音就响起。

她倒在了不太软的床上,一点都不想动。

分坛诏令给小家伙了,去哪找啊。

【有路线指引哦,宿主别睡了,我们去武林盟分家柳家,诏令就在哪。】

‘噗嗤噗嗤~’

信鸽翅膀声音落在窗沿上。

绫清玄侧目,跟那只鸽子对视。

谁家的鸟,别吵她睡觉。

抬手欲用灵力赶走,那信鸽飞到绫清玄旁边,将脚上的信筒露出来。

看在这鸽子有灵性的份上,就不吃了。

绫清玄打开一看,是魔教教主冯仁写来的,质问她为何将分坛诏令给了外人,现分坛的人已经听命于诏令,去了柳家。

当时冯仁出来,还没来得及了解外面的情况,现在绫清玄走了三天,他才知道分坛诏令的事。

绫清玄拿诏令,也就被芍嫣看到而已,看来是她去说的。

真是闲。

绫清玄抛开纸条,那纸条在空中变成粉末,散落在地面。

不是什么大事,不过这柳家,好耳熟啊。

zz提醒,【是随机任务里的柳家哦。】

绫清玄赶走那鸽子,躺了没一会儿,才动身去往那路线。

……

柳家,武林盟众多大比中的一家,名望虽比不上宁家,但也算是候选家族之一。

本该祥和一片的大家族,此时却尸横遍野,血流成河。

鲜血夹杂着烧焦的味道弥漫,很是不好闻。

绫清玄一到柳家,那分坛坛主就朝她跪拜。

“圣女,柳家上下老幼皆留,其余铲除,还剩长子柳明一人在逃,已派人追捕。”

绫清玄眨了眨眼,看那衰败的柳家大院,心里明白大半。

小家伙用她的分坛诏令,让魔教为他灭掉了柳家。

绫清玄想把他抓出来揍一顿,“诏令呢。”

分坛坛主将诏令和信件递给她。

信件上是让他们赶来灭掉柳家的话,那字迹就是她的。

有人模仿。

小家伙天天跟在她身边就把这学去了。

绫清玄看着满目残局,冷言,“将这里收拾干净,撤退。”

“是!”

她捏着诏令,有些头疼。

很好,洗白魔教什么的,这辈子完不成了。

柳家在白日里被魔教掀了,这事一传十,十传百,魔教恶名加大,武林盟直接去掉了魔教参赛武林盟的机会,并且对魔教圣女发起了悬赏。

绫清玄表示,她是一个什么坏事都没做过的小姑娘啊,悬赏她做什么。

而且悬赏令上面的画像,老丑了。

悬赏奖励黄金一百两。

本座就值这么点钱?

绫清玄真想把自己空间里的金山银山搬出来,给他们赞助一点。

【宿主,冷静。】

看本座哪里不冷静。

【咱先把这箱金子放下,有话好说!】

绫清玄把那箱金子丢回了空间。

查询小家伙好感。

【反派云阙当前好感度0,黑化值100。】

zz连汇报的底气都没有。

望着那拿回来的诏令,她丢到了一边。

黑透了的小家伙,还是丢掉吧。

魔教不断传过来的信件和江湖悬赏令,让绫清玄有了宅在客栈的理由。

……

月上梢头,男子将捂着嘴的手掌拿开,身子有些僵硬,他努力从密道中爬出来,大口呼吸着新鲜空气。

柳家惨遭魔教屠杀,还好他丢下那几个拖油瓶,才保住了自己的性命。

“柳明?”

只是还未平复呼吸,头上就传来少年带着冷笑的嗓音。

柳明瞳孔微缩,想要去找武器,却发现在逃命时,他的剑给丢了。

抬眸,少年一身白衣,不染尘埃,月色倾泻,七分俊朗三分媚的容颜暴露在空气中,直让人无法呼吸。

“、是?”

少年唇边的弧度不变,“曾羞辱过云氏姊妹,我记得。”

柳明身子止不住往后缩着。

面前的少年浑身透露着危险气息,现在魔教应该已经走了,他要逃回去。

“她们已经成为了尸体,但柳家少儿郎,却仍不肯放过,如今满门覆灭的滋味,如何?”

柳明讨厌他这阴阳怪气的声音,怒道:“到底是谁!我们柳家做事,何时轮到来管!”

他脚底发力,迅速转身欲跑,可那面容瞬间惨白,他身形顿住,缓缓低头。

胸口被利得发亮的剑刺穿,鲜血大把大把地浸湿,沾染了整身衣裳。

少年带着慵懒的语气,冷幽幽道:“云氏次子,云阙。”

随着剑被迅速抽出,柳明的身体如失去生命的木偶,啪嗒摔在了地上,死不瞑目。

少年神色冰冷,拿出随身携带的手帕,一点一点,认真地将剑上的血液擦拭干净。

似是知道这是别人的东西,不想弄脏。

绕过那逐渐冰凉的尸体,他歪头,露出微笑。

他回来了。便一个都不会放过。

| Tagged